Site Overlay

林肯被刺 详细过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美国第35位总统(1961~1963)。生于1917年5月29日,卒于1963年11月22日。毕业于哈佛大学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指挥的鱼雷艇被日本海军击沉,身受重伤,逃上敌后荒岛,后来率领士兵归队。29岁竞选众议员获胜,连任3届(1947~1953)。在国会里,他对内重视社会救济和平民福利,对外反对,支持冷战。对于杜鲁门一度压蒋介石与中共联合的政策表示不满。1953年他进入参议院,正值麦卡锡运动盛行之时,大批联邦公务人员以同情的罪名遭到清洗,肯尼迪对此并无异议。1956 年写成《勇敢者传略》一书出版,获得普利策奖。50年代后期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委员;力主扩大援助非洲和新独立国家。他的政治观点逐渐左移 ,在内的声望也逐步提高。1958 年连任参议员,1960年1月宣布竞选总统,以微弱多数击败共和党候选人尼克松,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也是第一位信奉天主教的总统。他执政1037天,任职开始就遇到美国入侵古巴遭受惨败的事件。1961年6月与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在维也纳会谈 ,以强硬 态度对待苏联要与东德单独签订和约的威胁。1962年10月发现苏联在古巴设置导弹,他下令对古巴施行封锁,迫使苏联撤出导弹装置。10个月后,美、苏、英禁止核试验条约签字。肯尼迪组织拉丁美洲争取进步同盟与和平队。他提出的大量削减所得税的立法以及扩大人权的立法,却推迟到他死后才得以通过。1963 年11月,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遇刺身亡。

40年来,美国前总统肯尼迪之死存在着众多的阴谋论,然而将于30日出版的传记《肯尼迪和山姆:加恩卡纳与刺杀肯尼迪的联系》披露了一个更为匪夷所思的阴谋:1960年肯尼迪在臭名昭著的芝加哥“黑手党教父”山姆·加恩卡纳秘密协助下当上总统后,却违背其当初承诺,开始对黑手党进行严打,令加恩卡纳恼羞成怒。于是“教父”在1963年亲自下令,让黑手党暗杀了肯尼迪总统。

据《芝加哥太阳时报》11日报道,新书厚217页,该书作者安托瓦内特·加恩卡纳,现年70岁,是已故芝加哥黑帮首领山姆·加恩卡纳的女儿。加恩卡纳是上世纪50-60年代芝加哥最臭名昭著的“黑手党教父”,以贩毒、赌博、勒索等恶行发家。1984年,安托瓦内特出版回忆录《黑手党公主》,讲述父亲黑帮生活内幕,成为轰动一时的畅销书。该书后来被拍成一部电视剧,她也获得“黑手党公主”的绰号。

《肯尼迪和山姆》由安托瓦内特和伊利诺斯州大学约翰·休、以及托马斯·约布等2名博士合作完成。据悉,当年肯尼迪遇刺后,这2名博士曾亲身参与肯尼迪的尸检。安托瓦内特称,她经过大量调查发现,当年肯尼迪和她父亲领导的芝加哥黑手党之间,交往极为频繁。

书中称,1960年美国大选期间,在加恩卡纳的安排下,芝加哥黑手党帮助夏岬峡刂屏苏?鲆晾?邓怪荽笱〉木置妫?⑾蚩夏岬媳Vぃ?欢ɑ崾蛊湓诖笱≈惺こ觥?br

而作为回报,肯尼迪也秘密地承诺———就任总统之后,将对芝加哥黑手党采取“更加宽容的政策”。他甚至承诺,将任命加恩卡纳为司法部长。然而,当肯尼迪就任后,他的承诺变卦了。让加恩卡纳惊讶的是,肯尼迪将他撇到一边,任命了自己的弟弟罗伯特担任司法部长。后者刚一上任,立即开始对黑手党等“有组织犯罪”开始进行严打。

书中称,肯尼迪“过河拆桥”的行为让加恩卡纳恼羞成怒,他向黑手党成员下达密令,暗杀肯尼迪总统。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在其汽车通过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时被两颗子弹击中,他被送进医院不久即告死亡。5年后,作为候选人竞选美国总统宝座的罗伯特·肯尼迪也再次遭遇暗杀。

1975年,加恩卡纳在他芝加哥家中的地下室厨房内被神秘杀手乱枪打死,凶手至今未能找到。《肯尼迪和山姆》一书称,这一暗杀行动正是中情局所秘密策划安排,为当年加恩卡纳刺杀肯尼迪“复仇”。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书中所言属实,那么这将是“教父”加恩卡纳在其黑帮生涯所犯下的“最恶劣罪行”。但安托瓦内特显然并不以此为耻。10日接受采访时,她表示:“肯尼迪家族成员对我父亲并不友善。他们邪恶而且腐败,就和任何黑手党成员一样。”

展开全部1865年3月林肯第二任期总统就职的那天,布斯就站在离国会山台阶上的总统仅有几步之遥的地方,事后他一直自责自己当时有那么好的机会竟然没有带上一把枪。谋划行刺其实就是几个小时内或多或少一时冲动之下做出的。1865年4月14日这天中午左右,布斯碰巧在福特剧院取一些信件,突然听到剧院经理说出总统明天要来这里观看晚场节目《我们的美国表兄》的消息,尽管当时这部戏在大西洋两岸很受欢迎,但如果不是布斯和他的犯罪事实,估计今天没有几个人会记得它。

第二天晚上8点,布斯安排自己的一个朋友乔治·阿策罗特去安德鲁·约翰逊旅馆订房间,安排另一个朋友刘易斯·鲍威尔扮成一个医生去给出车祸受伤的国务卿西沃德看病,从而混进他的家里。布斯又安排了车马和人员,等他们得手之后好立即坐车逃走。他为同伙制订了一个最含糊计划:让大家伙儿在城东海军造船厂大桥的马里兰州一边会合,但是他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如何才能逃往他所认为的比较安全的遥远的南方。

布斯没费什么劲就进入了福特剧院的大厅和过道,因为他经常到这里演出,对剧院里最隐秘的地方都了如指掌。他带了一只44口径的时髦手枪和一把刀。他设法用木制乐谱架的一段临时充作门栓,免得让任何人进入他身后的总统包厢。他就猫在总统身后极近而且不被人发现的地方,专门等候节目进行到第三幕中他所熟知的笑声最响的时候,朝林肯脖子后部开致命一枪。

随着一声枪声,整个剧院内顿时陷入沉寂。布斯紧接着就舞刀砍向总统的一个随从,也就是莱斯本少校,将他的上臂深深砍伤。然后他跳到总统包厢和观众席之间的护栏上,高喊一句弗吉尼亚州的口号:“暴君就该如此下场!”,宣布已经为南方报了仇,接着继续向前,向下跳到舞台上。

他在向下的当儿,还朝乔治·华盛顿的像框开了一枪,结果造成华盛顿的一个马刺卷到了星条旗里,后来这一幕被人称作“旧荣誉的复仇”。有人说,布斯在跳下时摔伤了左腿,其实似乎应该是他在随后的夜间仓皇出逃中受伤才显得更合理一些。但不管怎样,他很快穿过了舞台,找个出口就逃出了剧院,快得让惊呆的观众根本没有时间去阻止他逃脱。

林肯当时并没有立刻死亡,而是被送进了附近 第10大街的一所房子。该条街更像著名死亡之所而不是流行的娱乐场所而让每个人牢记。(后来,林肯将会因为战争刚结束就来剧院消遣,而且还选个倒霉的星期五晚上而受到世人的无声批评。)布斯此时却靠甜言蜜语蒙过了海军造船厂大桥上的哨兵,一路扬长而去,他的同犯之一大卫·赫罗德也像他那样跟在他后面蒙混了过去。后来亡命天涯的12天挣扎出逃中,两人都是一起度过的:先是设法赶往行刺消息未到之处躲避,再就是骗过闻声而动对他们跟踪追击的联邦军队。

两人出逃的第一夜住在一个小酒馆,接着又去了塞缪尔·穆德医生的家里,早先时候他们也把他列入了绑架计划。穆德医生治疗了布斯的腿伤,但后来发觉了他们所做的事情,由于非常害怕成为他们的同犯(其实最终他还是成了他们的同犯),就送他们继续上路。后来一个叫托马斯·琼斯的联邦老兵让他们在松林里藏了5天,等着追捕风声一过,再企图尽可能地进入弗吉尼亚。

过了波托马可河之后,两人发现自己明显受到了冷遇,在从战场上归来的联邦军人家中更是如此。最后他们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了加里特一家,加里特一家让二人呆了一个晚上,然后将他们送到一个烟草仓库,此时联邦军队闻讯而至,终于将他们堵在了那里。

接下来就是“围攻”烟草仓库的情景。像后来许多类似的围捕行动一样,最终的结果免不了交火和伤亡。埃弗顿·康格尔上校决定放火烧仓库,好把两个凶犯用烟熏出来生擒活捉。不过他的这个计划让一个部下搞砸了:这人一见布斯举起了枪,就抢先开了枪,结果正中布斯的脖子,正好与布斯枪击林肯总统打中的部位一样。

布斯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没用了,没用了。”他梦想靠一枪恢复邦联,到死才意识到他的牺牲品成了正义的殉道者,而他自己却注定留下千古骂名。

展开全部由于林肯的卓越功绩,1864 年 11 月 8 日他再次当选为美国总统。然而,还没等林肯把他的战后政策付诸实施,悲剧发生了。 1865 年 4 月 14 日晚 10 时 15 分,就在南方军队投降后第5天,林肯在华盛顿福特剧院遇刺。那天,刺杀林肯的凶手约翰·布斯已经在磨刀霍霍了。布斯出身于美国戏剧界名门之后,他高超的演技一直是女性戏迷追逐的对象。但是布斯人在戏行,心忧国家,他在政见上毫不含糊,一个坚定的南部联邦的极力支持者。内战期间,布斯就纠合了一群人暗中活动,这些人包括他的儿时好友米切尔·奥劳夫林和萨姆·阿诺德;马里兰州一个制造马车的乔治·阿茨罗德;23岁的药店员工大卫·赫罗尔德;前南部联邦战士路易斯·鲍威尔,还有一个曾经为叛军提供过情报的约翰·萨拉特。这个组织曾经在华盛顿的一所公寓密谋了绑架林肯以交换南部被俘战士的计划,但这些计划都像其他许多阴谋一样,毫无结果。

林肯被刺的前两三天,布斯几乎天天酩酊大醉,他以前的那个阴谋组织支离破碎,只剩下佩因、赫罗尔德和阿茨罗德了。4月14日中午时分,他去福特剧院取邮件,无意中看到海报上说,林肯和格兰特将出席晚上的节目,布斯一阵狂喜,立即召集死党实施他们的最后计划:阿茨罗德去刺杀副总统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去刺杀日渐康复的国务卿西华德,布斯自己去刺杀总统。

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阿茨罗德喝醉了酒临阵退缩,根本没有去刺杀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倒进行得不错,他们摸到了西华德家外面,由赫罗尔德守在马车上接应,佩因直接进了西华德家,他拿着一包药,这也是早就策划好的。西华德的儿子告诉佩因,他的父亲正在睡觉,现在还不能吃药。但是佩因坚持要送药进去,小西华德感到此人不可理喻,命令他立即滚蛋。由于害怕被看穿阴谋,佩因立即掏出了手枪,对准小西华德的头部就是一下,可惜子弹不知咋的,竟然瞎火。佩因赶紧握紧枪,用枪托猛砸小西华德的头,可怜的小西华德头骨被打裂了。扫除了门外的障碍,佩因从包裹里抽出一把大刀冲进了西华德黑暗的卧室,这时他才发现卧室里除了西华德还有西华德的女儿和一个男护士。男护士见势不妙,立即跳将起来冲向佩因,佩因抡起大刀就把他的前额砍破了,而西华德的女儿在惊吓之余也被佩因打晕了过去。

佩因冲到西华德的床边,一刀一刀地猛刺国务卿。这时,西华德的另一个儿子听到声响也冲了进来,不料被手持凶器的佩因在前额划了一刀,并且砍伤了手。佩因感到此地不宜久留,于是迅速离开卧室,跳下楼梯,在楼梯上他又撞见了一个倒霉的国务院信使,佩因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信使又砍伤了。直到逃到大门前,狂奔的佩因不停地尖叫:“我疯了!我疯了!”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所有遭到佩因袭击的人最后都康复了,而且西华德在林肯死后的约翰逊总统任期里还继续做他的国务卿。

话题转到布斯那边,布斯于晚上10点平静地进入了总统的包厢。本来包厢是有个锁的,但这锁在几天前就坏了,也没有人报告此事。由于布斯本来是个演员,所以警卫总统的人都没有为难他。警察约翰·派克本来应该是守在大厅通往包厢的必经之路上的,但是他对看戏毫无兴趣,所以躲到另一个房间去喝酒去了。

当布斯进入包厢后,他平静地把枪瞄准了林肯的左耳和背脊之间……共开枪8次,林肯被击中6次,其中5次击中要害。然而1675名观众中,只有很少人听见枪声,甚至坐在旁边的林肯夫人和几个陪同看戏的人都没有对枪声太震惊。因为布斯选择了戏剧的高潮处开枪,演员的大笑和枪声混杂在一起是很难听清的。

接下来包厢里一片混乱,布斯从包厢里跳到舞台上,转身向观众喊了句:“一切暴君都是这个下场。”这是弗吉尼亚州的名言。

全场观众惊呆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追上去。几分钟后,布斯打马就逃了。布斯和他的同伙赫罗尔德穿越了阿纳科斯蒂亚河上的大桥后,进入马里兰州,他们俩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往南狂奔。为了治疗布斯的脚(他从包厢跳下来时扭伤了脚),他们在一户人家躲了一整夜,这家人还给布斯上了夹板。第五天,他们开始等待机会渡过波多马克河到弗吉尼亚去。4月20日,布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只船。接下来的两天里,由于河水暴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epfie.com/,多尔蒂他们不得不在马里兰州的边界潜藏了两天。4月22日,他们最后成功地渡河逃到了弗吉尼亚,并继续向内地潜行,后来他们到达了理查德·加勒特农场。与此同时,缉拿凶手的联邦侦探和纽约第16骑兵队开始顺着蛛丝马迹(当然还得加上一些狗屎运),一点点地也摸到了加勒特农场。以下就是骑兵队的指挥爱德华·多尔蒂中尉的回忆了。

我下了马,用力敲着前门,老加勒特出来了,我揪住他,问前几天被骑兵队跟踪的那两个逃犯在哪里。正当我问话时,突然,一个士兵大叫,“噢,中尉,这里有一个人躲在玉米仓库里。”但是我们发现是老加勒特的儿子,不是布斯及其党徒。我们审讯了这个小伙子,他很快告诉我,“谷仓里有人。”在留下一部分人看住房子后,我们包围了谷仓。我用力踢了踢谷仓的门,但是没有任何反应。我从加勒特的另一个儿子手中拿到了谷仓钥匙并打开了门,我要求里面的人出来投降。

我说:“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就放火了。”一个下士立即堆好了一些干草靠在墙边并且点燃了火堆。多尔蒂

就在下士点火时,布斯在里面说:“如果你敢进来,我就用子弹打穿你的身体。”

又过了一会儿,布斯有气无力地说:“噢,中尉先生,这儿有一个人想向邪恶势力投降。”

他回答说:“不,我还没有作出决定;但是请你的部下退后50步,给我一条生路。”

这时,赫罗尔德走到门边,我要他交出枪械,布斯答腔了:“枪全在我这里,是用来对付你们的,先生。”我告诉赫罗尔德,“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他把门打开了一半,我们立即抓住了他的手腕。就在这时,我听见里面一声枪响,我想是不是布斯自杀了,推开门,我发现布斯身后的干草和麦秸已经着火了。

布斯有一根拐杖,手上还有一支卡宾枪。我冲进着火的谷仓,其他人也纷纷跟进来。我们把布斯夹在腋窝下很快脱离了谷仓。火势越来越大,我把布斯送到了加勒特家中。

布斯的后脑中了致命的一枪。原来,在赫罗尔德准备出来的时候,一个侦探走到了谷仓后面点燃了稻草。就着火光布斯看见了我,于是他用枪瞄准了我。危急时刻,一个士兵迅速向布斯开火了,本来这个士兵是想打中布斯的胳膊的,但是因为布斯一转身,子弹偏了,打在了布斯的后脑上。

布斯示意我抬起他的手,我抬起后,他喘着粗气说:“没用了,没用了!”我给他一点白兰地和水,但是他已经不能吞咽了,我立即派人去请外科医生,当医生到来时已是回天乏术。7点钟的时候,布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的身旁有一本日记、一把猎刀、两支手枪、一只指南针以及一张关于加拿大的草图。

1865 年 4 月 15 日,亚伯拉罕·林肯去世,时年 56 岁。林肯去世后,他的遗体在 14 个城市供群众凭吊了两个多星期,后被安葬在普林斯菲尔德(Princefield)。

我现在就读于山东科技大学泰山科技学院。每天都看半小时左右关于手机测评的视频。了解最新手机动态在1865年4月14日晚上,时任美国总统的亚伯拉罕·林肯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福特剧院与其妻子玛丽观看《我们的美国兄弟》(Our American Cousin)这一剧目时被约翰·威尔克斯·布斯枪击。林肯于第二天早晨去世。

该枪击案发生的时刻也是美国南北战争即将结束的时侯。事实上,刺杀案发生北弗吉尼亚军团的领导者罗伯特·李发出对波多马克军团投降命令后的第五天。林肯是第一个被刺杀的美国总统。尽管在此次刺杀30年前(1835年)曾有对安德鲁·杰克逊不成功的刺杀。此次刺杀只是作为庞大的计划的一小部分。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威廉·H·苏厄德和美国副总统安德鲁·约翰逊同样受到了刺杀(刺杀人分别为路易斯·鲍威尔和乔治·亚瑟特。通过对美国政治上地位最高的三个人的刺杀行动,布斯和他的南方同谋希望借此切断美国政府的联系性以挽回在南北战争中的败局。

由于林肯的卓越功绩,1864 年 11 月 8 日他再次当选为美国总统。然而,多尔蒂还没等林肯把他的战后政策付诸实施,悲剧发生了。 1865 年 4 月 14 日晚 10 时 15 分,就在南方军队投降后第5天,林肯在华盛顿福特剧院遇刺。那天,刺杀林肯的凶手约翰·布斯已经在磨刀霍霍了。布斯出身于美国戏剧界名门之后,他高超的演技一直是女性戏迷追逐的对象。但是布斯人在戏行,心忧国家,他在政见上毫不含糊,一个坚定的南部联邦的极力支持者。内战期间,布斯就纠合了一群人暗中活动,这些人包括他的儿时好友米切尔·奥劳夫林和萨姆·阿诺德;马里兰州一个制造马车的乔治·阿茨罗德;23岁的药店员工大卫·赫罗尔德;前南部联邦战士路易斯·鲍威尔,还有一个曾经为叛军提供过情报的约翰·萨拉特。这个组织曾经在华盛顿的一所公寓密谋了绑架林肯以交换南部被俘战士的计划,但这些计划都像其他许多阴谋一样,毫无结果。

林肯被刺的前两三天,布斯几乎天天酩酊大醉,他以前的那个阴谋组织支离破碎,只剩下佩因、赫罗尔德和阿茨罗德了。4月14日中午时分,他去福特剧院取邮件,无意中看到海报上说,林肯和格兰特将出席晚上的节目,布斯一阵狂喜,立即召集死党实施他们的最后计划:阿茨罗德去刺杀副总统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去刺杀日渐康复的国务卿西华德,布斯自己去刺杀总统。

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阿茨罗德喝醉了酒临阵退缩,根本没有去刺杀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倒进行得不错,他们摸到了西华德家外面,由赫罗尔德守在马车上接应,佩因直接进了西华德家,他拿着一包药,这也是早就策划好的。西华德的儿子告诉佩因,他的父亲正在睡觉,现在还不能吃药。但是佩因坚持要送药进去,小西华德感到此人不可理喻,命令他立即滚蛋。由于害怕被看穿阴谋,佩因立即掏出了手枪,对准小西华德的头部就是一下,可惜子弹不知咋的,竟然瞎火。佩因赶紧握紧枪,用枪托猛砸小西华德的头,可怜的小西华德头骨被打裂了。扫除了门外的障碍,佩因从包裹里抽出一把大刀冲进了西华德黑暗的卧室,这时他才发现卧室里除了西华德还有西华德的女儿和一个男护士。男护士见势不妙,立即跳将起来冲向佩因,佩因抡起大刀就把他的前额砍破了,而西华德的女儿在惊吓之余也被佩因打晕了过去。

佩因冲到西华德的床边,一刀一刀地猛刺国务卿。这时,西华德的另一个儿子听到声响也冲了进来,不料被手持凶器的佩因在前额划了一刀,并且砍伤了手。佩因感到此地不宜久留,于是迅速离开卧室,跳下楼梯,在楼梯上他又撞见了一个倒霉的国务院信使,佩因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信使又砍伤了。直到逃到大门前,狂奔的佩因不停地尖叫:“我疯了!我疯了!”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所有遭到佩因袭击的人最后都康复了,而且西华德在林肯死后的约翰逊总统任期里还继续做他的国务卿。

话题转到布斯那边,布斯于晚上10点平静地进入了总统的包厢。本来包厢是有个锁的,但这锁在几天前就坏了,也没有人报告此事。由于布斯本来是个演员,所以警卫总统的人都没有为难他。警察约翰·派克本来应该是守在大厅通往包厢的必经之路上的,但是他对看戏毫无兴趣,所以躲到另一个房间去喝酒去了。

当布斯进入包厢后,他平静地把枪瞄准了林肯的左耳和背脊之间……共开枪8次,林肯被击中6次,其中5次击中要害。然而1675名观众中,只有很少人听见枪声,甚至坐在旁边的林肯夫人和几个陪同看戏的人都没有对枪声太震惊。因为布斯选择了戏剧的高潮处开枪,演员的大笑和枪声混杂在一起是很难听清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